华东15选5走势图

治超丨山西十年治超“大乱”变“大治”

发布时间:2018-04-04 14:40:33 浏览:作者:万立科技

 

    十年来,山西未发生一例因超限超载车辆致人死亡的交通事故,没有因超限超载新增一座危桥。节约各类大中修费用300亿元。全省超限超载率控制在0.2%以内,保持在全国最低水平。

      货车超载超限,是一个世界性公路运输顽疾。新世纪以来,煤炭大省山西格外典型。作为“西煤东运”重要枢纽,2007年前山西境内货车基本上100%超载运输,引发环境污染、堵车、运输户恶性竞争等诸多社会问题。每年仅因货车超限超载引发的交通事故就造成数百人死亡,最多一年近500人丧生。一度引发群众对交通管理部门的强烈不满,政府公信力备受损害。

      据《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解,2007年12月,山西启动“无缝隙、拉网式”治超总行动,逐步形成“政府主抓、部门联动、属地管理”治超机制体制,治理效果显著。近十年来,山西未发生一例因超限超载车辆致人死亡交通事故和桥梁垮塌事故。节约各类大中修费用300亿元。全省超限超载率控制在0。2%以内,保持在全国最低水平。

      十年来,山西已有1400多名干部因治超不力被追责,仅2017年就有19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实践证明,山西治超由“大乱”走向“大治”关键在长抓不懈、打“持久战”的治理决心,摆脱了“运动式”执法,建立了依法“治超”的长效机制。

 

主官“总管”:扭转“运动式”治超困境

 

      2017年8月2日,两辆江苏籍承载超大型运输大件的超限车辆在太原市东社高速入口被拦下,其中一辆申请许可重量为400吨,但实际重量竟达739吨,相当于十多节载重货车车皮。“这是山西十多年来查处的违法超限重量最大、性质最恶劣、影响最坏的一起案件。”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山西省交通运输厅治超处处长高保全说,“小证大车”驶入公路,轻则路面损毁,重则桥梁垮塌,后果不堪设想。

      从交通公路部门自发治理到多部门联合治理,山西曾开展多次治超行动,但“九龙治水”收效甚微。责任不明确、手段不强硬,干部失职渎职,部门间推诿、扯皮,“运动式”治超“越治越超”。在他看来,如果搁在十年前,这起恶性超载行为很可能成为“漏网之鱼”。

      高保全把治超形象地比作“办婚宴”,“有了‘总管’,帮忙的才能各司其职。”2007年,山西突破“部门治超”窠臼,把市、县政府作为治超责任主体,市长、县长成为治超第一责任人,治超被纳入政府年度目标责任考核体系,仅用20天便扭转全省超载乱局,开创了全国治超看山西的“山西模式”。

      部署抓而不落实等于没抓。为此,山西治超实行全过程倒查责任追究制,同时以明察、暗访等形式加大督导检查力度。仅2017年山西省治超办就暗访100多次,覆盖全省11个地市和绝大多数县。

      高保全说:“对问题较多的市县敢于动真碰硬。”2017年,山西省治超办约谈8个市17个县政府的相关负责人,6个市县的交通项目被限批,即暂停交通建设相关项目和资金拨付,对地方政府触动很大。

 

电子抓拍:创新路警执法模式

 

      货车超载超限背后,是逐利冲动在作怪,一有机会便铤而走险。2016年9月21日,国家五部委实施治超新政,明确由交警负责指挥引导车辆到超限检测站进行检测。但警力有限的现实,使得政策执行“走了样”:山西省70%的公路超限检测站没有交警进驻引导车辆,80%以上的货运车辆不进站称重检测,闯卡拒检等违法行为频发。

  “治超曾处于失控状态。”山西省治超办综合组组长贠岩龙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坦言,2017年4月4日,治超部门在大同市一次性查扣超载超限车辆18辆,最重的高达123吨,最轻的也有60吨,远超国家标准。

  “人海战术”力有不逮,山西省治超部门转而求助“电子警察”:在超限超载检测站点安装抓拍系统并接入公安机关交通管理信息网,对不进站检测的货运车辆记分罚款。率先完成建设的大同市效果立竿见影,由安装前80%的货运车辆不进站接受检测到安装后超过98%的货运车辆能自觉排队依次进站接受超限检测。

  “不进站电子抓拍系统可谓‘一石三鸟’。”高保全表示,既减少人力物力投入,又加强路面管控,还杜绝人情执法,减少了公路“三乱”。目前,山西省国省干线及县乡公路在运行的168个公路超限检测站已全部安装电子抓拍系统,并与交警部门对接入网。

  统计显示,安装不进站电子抓拍系统在减少全省驻站警力1600余名,一年省下1.2亿元人工费的同时,日均检测货运车辆数增长八成,超过98%的车辆能够自觉排队进站受检,有效遏制了货车超载超限冲动。

 

源头管控:实现治超压力“釜底抽薪”

 

  在晋中市寿阳县货运源头统一计量信息综合平台的大屏幕上,《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看到,该县潞阳祥升煤业有限公司门口的磅房、磅道、磅前、磅顶及出口一览无余,驶上地磅的卡车司机、牌照清晰可见。在工作人员开出单据,车辆驶出地磅不久,大屏幕上便出现这辆卡车的轮轴、核定载重及承运货物等信息。这只是该平台日均监控的2100余辆卡车中的一辆,像这样被监控的重点石料及煤矿企业,在寿阳县共有50家。

  作为全国重点产煤县、全省重要石料产地,寿阳县每年经公路外运煤炭、石料约1350万吨,治超压力大、难度高,全县超限超载率曾达85%。运输户“散、小、乱”的现状还导致不少煤矿存在着闯站、无票运煤等跑冒滴漏现象,严重扰乱煤炭市场管理秩序,造成源头企业煤炭税费流失。

  货运源头统一计量信息单是寿阳县的一项发明。在监控中心,寿阳县治超办主任郝晓东拿出了一叠厚厚的信息单,上面一一记录了源头企业出厂每辆货车的车辆、车型、轮轴、核定载重及货物价格、卸货地点等相关信息。“视频里出多少车就要有多少计量信息单,车辆一旦超载就没法打印。”郝晓东表示,此举不但为治超筑牢数据支撑,而且为税务部门彻底解决了税收征管和资源价款征收没有依据、没有手段的问题,做到了应收尽收。2017年前10个月,寿阳县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同比增长58.4%,平台的助推作用功不可没。

  “以前矿上经常出现司机与附近村民、门卫串通勾结私自放走运煤车的现象。”潞阳祥升煤业有限公司经营副总周毅坦言,煤矿看不住也管不好。“现在政府替我们监管了这一块工作,机器录入信息让司机没法随便找煤矿麻烦,是实实在在的企业减负、政府增收。”周毅说。

  治超向源头企业延伸,实现了治超压力釜底抽薪,2017年寿阳县超限超载率仅为0.01%。目前,山西省已将7000多户货运源头企业全部纳入运政机构监管范围,与3868家源头企业签订治超承诺书,将源头监管责任落实到企业,落实到人。2017年,山西有28家源头企业因超载超限受到行政处罚,行政拘留企业负责人3名,起到了震慑与警示作用。

 

治超十年:“联合执法”四大启示

 

  山西治超由“大乱”走向“大治”,由超限超载重灾区成为全国治超工作的“范本”。主管部门负责人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介绍,山西治超的做法对多部门“联合执法”有多个启示:

一是强化政府治超主体责任。

  过去的“部门治超”“联合执法”或单打独战,或“群龙无首”,形不成执法合力,治理效果不佳。本轮治超表明,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治超若要长久见效,离不开一个政府主导的上下协同、部门联动的运作模式,确立市、县政府治超的主体责任,破解部门之间各自为政、推诿扯皮等管理顽疾,形成各负其责、齐抓共管的强大合力。

二是治超必须先治吏。

  首先要打造一支干净担当的治超执法队伍。过去治超“越治越超”,与有的干部失职渎职,个别执法人员和违法者“猫鼠一家”密不可分,根源在于责任不明确,追责不强硬。本轮治超表明,较之常流于形式的事后追责,责任倒查机制真正以厘清治超责任链条、明确个体监管责任为前提实现精准问责,从而倒逼责任落实,切实提升执法人员风险意识,变“事后追责”为“事前预防”。

  治超工作风险高、诱惑大,对人员素质要求高。山西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李贵顺告诉本刊记者,山西治超坚持十年不动摇,离不开一支干净担当、充满工作热情的治超队伍。只有“打铁还需自身硬”,才能敢于在治超中动真碰硬,真正把工作落到实处。

三是要重视科技手段应用。

  传统的治超人海战术不但投入大、风险高,而且易滋生腐败。

  山西省在实践中有意识创新执法手段,充分利用科技手段破解治超难题,在路面监控和源头治理中以自动检测代替人工检查,最大限度排除人情执法因素,变“人治”为“机治”,做到“逢车必检”“逢超必罚”“逢超必卸”,让治超全过程在“阳光”下运行。

四是避免“运动式”执法,保持治超高压态势。

  多位受访治超执法干部认为,近期一些地区出现了超限超载“死灰复燃”现象,一些“车托现象”、执法人员与违法车辆的“猫鼠现象”再现。虽然山西等重点地区铁腕治超的高压态势已经形成,但治超形势依然严峻,稍有松懈即会有强力反弹。治理顽疾必须强调执法耐力,通过连环配套的政策制度和注重细节的操作办法,才能收到实效。

 

返回顶部
LX电子平台 海南福彩网 华东15选5除七走势图 抢庄牛牛 真人梭哈游戏下载 押庄龙虎 捕鱼王 红黑大战APP 抢庄牛牛 抢庄牛牛